300万级别的也有多人

2020-06-29 12:51

央企高管薪酬作为社会公认的金饭碗和福利高地一直饱受市场的质疑。公开信息显示,以2012年为例,113家央企及其上市公司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11.1万元,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是4.7万元,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是2.9万元。

刘湘丽:央企的所有者是全体人民,高管是企业雇员,所有者有权了解雇员的薪酬状况。所以应该向社会公开。如果信息公开透明,央企高管的薪酬受社会监督,不合情理的高薪是难以出现的。如果没有监督,利己动机就会膨胀,会想方设法、巧立名目为自己加薪、提高职务费用等。今后包括央企负责人在内的央企薪酬都应该在监管部门的官网上能够免费查询到,由监管部门每年负责调查,信息内容包括薪酬水平、薪酬同比增长率、薪酬结构明细、企业平均薪酬、与国家公务员的薪酬比较指数、福利明细、退休金等。

刘湘丽:最主要的原因是缺乏第三者或社会的监督。央企负责人的薪酬采取年薪制,包括基本薪酬和绩效薪酬两部分。基本薪酬参照央企职工平均工资水平,并结合企业规模、资产等因素来确定,绩效薪酬按照央企负责人完成经营绩效指标情况来确定。而如何将这些因素和指标完成情况作为加薪的筹码、监管部门与企业高层之间如何商谈等,各个企业可能不尽相同,但这种管理方法肯定是有利于国企高层增加收入的,而不是有利于其他方面的,如降低劳动成本向国库缴纳更多的利润、杜绝奢侈腐化将资金投向技术创新等。并且,由于信息不公开透明、缺乏第三方或社会监督,这种问题得不到纠正。

根据益盟操盘手统计的上市公司公开数据统计出近几年上市央企董事长、总裁、总经理薪酬数据显示,不同行业央企高管薪酬也存在天壤之别。

京华时报:通过梳理公开的信息发现,在上市公司央企体系里,不仅一家央企存在薪酬两极分化的现象,在整个央企体系当中,也存在着巨大的差别,您认为这种现象正常吗?

其三是要与业绩等各项考核指标结合起来,并严格考核制度。高管薪酬与绩效挂钩并不是新发明,但有两个问题需要高度重视。一方面是高管薪酬要与效益挂钩,同时还要考虑行业发展景气度情况。如目前的石油化工行业效益明显会优于钢铁行业,但中石油、中石化的效益好显然不是公司高管的功劳。另一方面高管薪酬与效绩挂钩不能只奖不罚,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不论企业效益升降,某些央企高管薪酬只增不减。

对此,有些公司表示,有些高管在股东单位里领取薪酬,这部分金额不需要在公告里披露。例如华闻传媒董事长温子健2013年仅拿3500元,成为最穷央企高管,而事实上,温子健还担任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等职。

刘湘丽:目前,不同央企之间存在薪酬差距,即使在一个央企内部,集团公司与其子公司之间也存在薪酬差距,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涉及行业、制度、体制、监管各方面,十分复杂,不能一概而论。但主要原因还是和薪酬管理制度,也就是薪酬信息不公开透明有关。

其中明确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取得积极成效,对促进企业改革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存在薪酬结构不尽合理、薪酬监管体制不够健全等问题。要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出发,适应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和国有企业改革进程,逐步规范国有企业收入分配秩序,实现薪酬水平适当、结构合理、管理规范、监督有效,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要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除了国家规定的履职待遇和符合财务制度规定的业务支出外,国有企业负责人没有其他的“职务消费”,按照职务设置消费定额并量化到个人的做法必须坚决根除。这意味着,央企改革进入到触及利益的实质性推进阶段。

例如乐凯胶片总经理之一郑文耀,其2013年的薪酬为80670元。东阿阿胶董事长李福祚也是其中一例。年报信息显示,李福祚2012和2013年连续两年的薪酬为51500元和60000元。不过,年报信息还显示,李福祚存在在股东单位领取报酬津贴的情况。李福祚还同时兼任华润双鹤、华润三九董事长,但整体来看,年薪也是偏低的。公开信息显示,李福祚2013年在华润三九和华润双鹤领到的薪酬均为60000元。三项相加仍低于年平均60万左右央企高管薪酬标准。

上海率先公布《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打响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第一枪”,随即就出现了甘肃、山东、江苏、云南、湖南、重庆、天津、四川、湖北、江西、山西、青海、北京、广东等省市陆续跟进的场景,多地在方案中提出,将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国企领导薪酬水平,并明确了提高国企红利上缴比例的时间表。

据年报信息显示,麦伯良近年来始终占据a股薪酬榜前三名的位置。2010年、2011年和2012年的年薪实现了三级跳,分别为596.22万元、957万元、998万元。中信证券执行董事兼董事长王东明和中信证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程博明分别以583万和576万紧随其后,薪酬达到400万的中青旅董事兼执行总裁刘广明和副董事长兼总裁张立军分别以461万、440万年薪位列四、五名。300万级别的也有多人,包括方正证券总裁兼董秘何其聪2013年薪酬达382万,招商地产董事总经理贺建亚2013年达373万元,中青旅董事长张骏去年年薪也在前十之列,达到353万元。

其次是各央企高管收入分配方案要上报,由主管部门来审批。目前一些央企高管收入之所以高高在上,很大程度上是这些央企高管“自肥”的结果,这些高管自己制订收入分配方案,自己来审批,然后由自己来执行,最终让自己受益。

另据媒体报道,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或将牵头落实《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而国务院国资委将负责牵头落实《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

具体来看,2013年登顶上市央企高管薪酬榜首位的是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2013年以薪酬870万元位居a股薪酬榜榜首,这一金额虽然较2012年的薪酬998万元有所下降,但依然领先排名第二的中信证券王东明近300万。

首先是要“政企分开”。央企高管是由组织部门任命的,央企高管的身份是干部而不是企业家。所以,央企高管所拿的薪酬也应该是干部薪酬而不是企业家薪酬。现在许多央企高管既享受国家干部待遇,又拿着企业家的薪酬。这就是导致央企高管高薪的原因。

刘湘丽:央企负责人的薪酬制度目前存在的问题,一是高管层的职务消费,二是高管层的高额薪酬,三是薪酬信息不公开透明。职务消费制度,无论从企业经营的角度、还是从社会公平的角度看,都缺少合理性,应该取消。至于薪酬水平是否高,这与观察者的立场有关。

其四是央企高管薪酬收入要公开。央企是人民的央企,人民对高管的收入有知情权。而且央企高管是干部身份,是人民的公仆,人民对自己的公仆也有监管的权利。实际上也只有在人民的监管下,央企高管才会廉洁清政,才会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

知名财经评论员皮海洲表示,央企高管薪酬不合理的问题,是当今中国社会非常突出的问题。央企高管薪酬该怎么改?降低其过高的收入是大势所趋。但在具体的改革过程中有必要做到“四要”。

至今为止,国企高层自身没有觉得高,但社会其他阶层的认识就不一样了。薪酬信息不公开透明,一方面为央企负责人提供了增加薪酬、提高职务消费的机会,另一方面也使社会对央企负责人的付出与所得缺乏准确的了解,增加了误会的可能性。

央企高管薪酬一直备受社会争议。8月18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吹响了央企高管薪酬改革的号角,会上通过的两个和央企高管薪酬改革有关的文件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社会热议。记者梳理央企及央企控股上市公司发现,上市央企高管薪酬 出现两极分化,年薪最高的近千万,最低的仅数千元。专家认为,央企高管薪酬水平、薪酬同比增长率、薪酬结构明细等应向社会公开。

10万级别以下年薪的高管还包括黑化股份董事长总经理岳守成等,岳守成2012年和2013年分别拿到的年薪为78800元和78300元。

刘湘丽:主要因为缺乏第三方或社会的监督。这也说明单纯依靠政府监管是很难起到作用的。

京华时报:相关信息显示,央企高管的高薪酬与公司的盈利无法对等,有些公司利润连续下滑,但是高管的薪酬却连续上涨,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记者注意到,自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了《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等内容之后,各地行动也是立竿见影。

记者通过对能够公开信息的上市公司央企高管薪酬现状统计发现,央企薪酬怪象突出,最明显的就是不同行业央企薪酬两极分化颇为严重,既有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近900万的天价薪酬,也有乐凯胶片总经理郑文耀8万余元的“穷高管”混迹央企之列,自得其乐。

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了《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等内容,建议根据会议讨论情况进一步修改完善后按程序报批实施。

相比之下,央企高管也并非个个捧着金饭碗,含着金钥匙。通过梳理央企上市公司高管薪酬发现,还有近二十人每年拿着不足10万年薪,其中不乏一些知名央企高管。